宁波自行车达人赴任亚运会山地自行车竞赛技术官员

为了支持北京申奥,他辞职后千里走单骑从宁波骑行21天抵达北京;他自己挥锄修路建成的宁波山地自行车公园成为全省山地车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他承办的全国山地车锦标赛,是浙江省至今承办过的最高级别的山地车比赛

“我将作为杭州亚运会和杭州亚残运会自行车项目竞赛场馆团队成员开展工作,具体岗位是“山地车竞赛技术运行主任(自行车)”。

刚刚抵达淳安千岛湖镇,在赛区报到上岗的宁波市自行车运动协会秘书长吴晓军今天告诉记者。

“原本是上个月我就要到杭州亚运会自行车比赛分赛区报到的,由于疫情的影响,耽搁了二十多天。”吴晓军说道。

“根据计划,下月初就有千岛湖山地自行车邀请赛作为亚运测试赛。现在我和团队队友们要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紧锣密鼓工作,对场地设施和赛事运行等进行全面梳理和准备。例如,比赛的器材需要整理和检查,赛道上的救援路线和补给点进出路线是否合理,赛道路线标志牌和维修区标志牌设置等,都需要逐一落实。又比如,标志牌和告示牌上除了中、英文,是否需要添加其他语种文字,也还需要确认。”吴晓军说。

他告诉记者,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名宁波的山地车运动爱好者乐俊杰受邀担任亚运会山地自行车竞赛技术官员,“乐俊杰是国家一级裁判,根据通知他将于7月份开始到赛区工作,岗位是器材主管。能够为亚运会贡献一份力量是我们的幸运和荣耀,我们一定会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保障好赛事运行。”

吴晓军受邀担任亚运会山地自行车竞赛技术运行主任,是因为他不仅有近30年的户外自行车骑行经历,还有承办组织全国山地车赛和省市山地车比赛的丰富经历,同时他也是山地自行车国家级裁判。

上世纪90年代初,自行车在很多人心目里还只是交通工具,而吴晓军在此基础上,已经把自行车当做一项户外休闲运动和自助旅游项目。那个年代,山地自行车运动在宁波还只是一个小众项目,不像现在骑行团队众多,参与人数成千上万。“我最初组织一些骑行活动的时候,全宁波大概总共也就五六十人经常参加。后来就越来越多了,人数很难确切统计,但数以万计是肯定的。”吴晓军说,早期的越野骑行爱好者“比较纯粹”,基本上只痴迷自行车运动,但是后来加入的人群大多有“兼项”,可能今天骑车,明天打球,后天爬山

在山地自行车爱好者圈子里,吴晓军留下过不少传奇。例如2000年,为了支持北京申奥,吴晓军辞去事业单位工作,约了几位朋友从宁波骑往北京,他们历时21天完成壮举。又比如,他是宁波最早骑自行车冲上青藏高原的“骑士”之一,完成过多次青海骑行,也多次带领宁波车友挑战过川藏线年 为北京申奥千里走单骑

宁波市自行车运动协会2010年成立,吴晓军担任秘书长之后,和同伴们在组织赛事、推动山地车赛道建设和竞赛软件开发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章水镇的本土赛事,还是达蓬山的全国比赛,竞赛路线均由吴晓军和同伴们整理设计。2020年建成的宁波山地自行车公园,也是由吴晓军和同伴们设计、施工,该公园位于江北区慈城南联村与公有村之间,全长10公里,按照国家级比赛要求建设。“我们设计赛道的时候,每次都尽最大努力保持山地原有自然特色,所以通常不用挖掘机,经常由我们自己挥锄修路。”吴晓军说。

自行车是历史最悠久的奥运会比赛项目之一,1896年首届现代奥运会上就设置了男子公路自行车赛项目。2022年杭州亚运会上,自行车比赛项目包括场地自行车、山地自行车、公路自行车、小轮车4个小项,比赛将在亚运会淳安赛区的界首体育中心举行,在该赛区举行的还有铁人三项和公开水域游泳两个项目。

为了支持北京申奥,他辞职后千里走单骑从宁波骑行21天抵达北京;他自己挥锄修路建成的宁波山地自行车公园成为全省山地车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他承办的全国山地车锦标赛,是浙江省至今承办过的最高级别的山地车比赛

“原本是上个月我就要到杭州亚运会自行车比赛分赛区报到的,由于疫情的影响,耽搁了二十多天。”吴晓军说道。

“根据计划,下月初就有千岛湖山地自行车邀请赛作为亚运测试赛。现在我和团队队友们要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紧锣密鼓工作,对场地设施和赛事运行等进行全面梳理和准备。例如,比赛的器材需要整理和检查,赛道上的救援路线和补给点进出路线是否合理,赛道路线标志牌和维修区标志牌设置等,都需要逐一落实。又比如,标志牌和告示牌上除了中、英文,是否需要添加其他语种文字,也还需要确认。”吴晓军说。

吴晓军受邀担任亚运会山地自行车竞赛技术运行主任,是因为他不仅有近30年的户外自行车骑行经历,还有承办组织全国山地车赛和省市山地车比赛的丰富经历,同时他也是山地自行车国家级裁判。

上世纪90年代初,自行车在很多人心目里还只是交通工具,而吴晓军在此基础上,已经把自行车当做一项户外休闲运动和自助旅游项目。那个年代,山地自行车运动在宁波还只是一个小众项目,不像现在骑行团队众多,参与人数成千上万。“我最初组织一些骑行活动的时候,全宁波大概总共也就五六十人经常参加。后来就越来越多了,人数很难确切统计,但数以万计是肯定的。”吴晓军说,早期的越野骑行爱好者“比较纯粹”,基本上只痴迷自行车运动,但是后来加入的人群大多有“兼项”,可能今天骑车,明天打球,后天爬山

在山地自行车爱好者圈子里,吴晓军留下过不少传奇。例如2000年,为了支持北京申奥,吴晓军辞去事业单位工作,约了几位朋友从宁波骑往北京,他们历时21天完成壮举。又比如,他是宁波最早骑自行车冲上青藏高原的“骑士”之一,完成过多次青海骑行,也多次带领宁波车友挑战过川藏线年 为北京申奥千里走单骑

在外人看来,吴晓军是个“奇葩”,但他不这么认为,骑单车的好处他能罗列一大堆。“外出办事、买菜、喝茶,我都喜欢骑单车。”吴晓军说,现在到处堵车,车位也不好找,有时候停错了地方还会被贴罚单,只要有一辆单车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2003年底,吴晓军就领到了汽车驾照,但一直很少开车,久而久之出门骑车就成了他的习惯,他也是大家眼中的环保达人。1974年出生的吴晓军“单车龄”已经有20多年了,每年骑行里程达到8000公里。

他初次接触单车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单车运动是一道独特的风景,骑在路上回头率特别高。2000年,为了支持北京申奥,吴晓军从原先的事业单位辞职,和朋友骑行21天抵达北京。

现在,痴迷单车的吴晓军已经是自行车运动国家级裁判、宁波市自行车协会秘书长。

宁波市自行车运动协会2010年成立,吴晓军担任秘书长之后,和同伴们在组织赛事、推动山地车赛道建设和竞赛软件开发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

比如,市自行车运动协会与章水镇连续10年举办樱花自行车赛;2013年首次承办全国山地车冠军赛分站赛,2018年承办全国山地车总冠军赛,2019年承办全国山地车锦标赛,这些比赛均在在慈溪达蓬山举行,这也是浙江省至今承办过的最高级别的山地车比赛。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章水镇的本土赛事,还是达蓬山的全国比赛,竞赛路线均由吴晓军和同伴们整理设计。2020年建成的宁波山地自行车公园,也是由吴晓军和同伴们设计、施工,该公园位于江北区慈城南联村与公有村之间,全长10公里,按照国家级比赛要求建设。“我们设计赛道的时候,每次都尽最大努力保持山地原有自然特色,所以通常不用挖掘机,经常由我们自己挥锄修路。”吴晓军说。

自行车是历史最悠久的奥运会比赛项目之一,1896年首届现代奥运会上就设置了男子公路自行车赛项目。2022年杭州亚运会上,自行车比赛项目包括场地自行车、山地自行车、公路自行车、小轮车4个小项,比赛将在亚运会淳安赛区的界首体育中心举行,在该赛区举行的还有铁人三项和公开水域游泳两个项目。编辑: 陈奉凤纠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